相关文章

碧波荡漾入画来——成都府河沙河清淤实录

三羊开泰,春风送暖。

2月中旬,家住成都市成华区沙河新城的何先生,出差归来,路过小区外边的沙河时,惊喜地发现,一个多月前那条挣扎在淤泥堆中扭曲蛇行、腥臭难闻、窄窄瘦瘦的沙河变了:河水满满当当、清澈见底,直抵两岸河畔,倒映着岸畔的绿树花草和市民们欣赏河景的身影,微风吹来,满河涟漪,随着荡漾的碧波,渐次涌向岸边,摇曳多姿……

同何先生一样欣赏、享受到沙河清淤后美景的市民,还有许许多多。尤其是住在府河边的好多市民,就比他们更早一点领略到了府河清淤后的如画美景。

世勤 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淤泥堆积成了两河之痛

府河又称锦江,是岷江流经成都市区的主要河流之一。沙河古称升仙水,属岷江水系,也是流经成都市区的主要河道之一。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规模不断扩大,人口不断膨胀,城市用水急剧增加,河流不堪负重,府河、沙河等河流相继变成了藏污纳垢的臭水沟。

1992年和2001年,成都市相继作出对府河、南河(流经中心城区的另一主要河道)和沙河实施综合整治的战略决策。经过整治一新的府河、沙河,又重现了昔日碧波荡漾、绿树成荫的盛景,并先后获得多项国际大奖。

然而,近年来,随着上游水土流失的加剧,上游带来的以泥沙为主的淤积物越积越多,其间虽也经过多次清淤,但部分河道清淤不久又很快堆满了淤积物,变得满目疮痍。就连沙河八景之一的“三洞古桥”边,也被小山包似的淤泥所包围,把河水挤成一条瘦弱不堪的污浊细流……

部分河道中堆积如山的淤积物,成了府河、沙河两河之痛,也成了市民们和成都市委、市政府的心头之痛!

定要还两河碧水于市民

对此,成都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要求全市各级各部门一定要认真学习党和国家领导人“环境保护和治理要以解决损害群众健康突出环境问题为重点,坚持预防为主、综合治理,强化水、大气、土壤等污染防治,着力推进重点流域和区域水污染防治……”等重要论述,以对人民群众、对子孙后代高度负责的态度和责任,下决心把全市被淤积物所污染的水环境治理好,将“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画卷尽快展现在市民眼前。

作为承担水污染防治重任的市水务局,立即闻风而动。2014年以来,相继对中心城区89条、郊区(市)县94条黑臭河渠完成综合整治方案编制,并在年底前实现截污目标。对流经锦江、青羊、金牛、武侯、高新等区的96条沙河、府河流域河段,也完成清淤41万立方米,超额目标任务2.5万立方米。

对流经主城区淤积较严重的府河成华公园桥至二号桥水闸段和沙河三友路桥至建设路桥段,亦制定出科学的治淤方案。成都市水务局各位领导发誓一般说道:不管困难有多大,也一定要将两条河道彻底清淤,在羊年春节前还府河沙河两河碧水于市民!

誓将清淤变为廉政工程

根据成都市水务局制定的清淤方案,府河成华公园桥至二号桥水闸段,长度约为1.1公里,经测量,清淤量约为0.45万立方米;沙河三友路桥上200米起至建设路桥下150米止,清淤长度约为3.2公里,经测量,清淤量约为2.15万立方米。两条河道相加,总清淤量达2.6万立方米,足可以堆成一道长6500米、宽2米、高2米的土墙!何况,好多地方的淤积层厚达1.5米甚至2米,实际数据还可能会更大些呢!

按照清淤方案,必须要在2月13日前竣工。尽管时间很紧、任务很重,但市水务局一班人却下定决心,既要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任务,还要用好纳税人的每一分钱,把这个市政工程变成一个德政工程、民心工程、廉政工程。为此,他们除要求所有参与工程的局机关及下属单位人员必须严格执行上级有关廉政规定外,还决定将清淤工程对外公开招标。相继有9家企业投标。经在专家库中摇号抽取的5名专家评审,2014年12月18日四川政府采购网和成都市公共资源交易网发布了中标结果公告:中标企业清淤报价比投标控制价足足少了95万元!

全程监管确保施工质量

2015年1月10日和17日,府河成华公园桥至二号桥水闸段和沙河三友路桥至建设路桥段清淤工程战役相继打响了。

由于地处主城区闹市区,运输淤积物的车辆只有夜间才能通行,依据成都市夜间施工的有关规定,每天施工时间只许定在晚上9点至次日早晨6点半。同时,运输车辆所过之处,还必须保持街面整洁卫生,不能抛洒一点淤积物。为此,作为清淤战役前线指挥部的成都市河道管理处,对施工企业除提出在施工中要注意施工安全、不损坏河堤等要求外,还提出了含水量较重的淤泥不装等“三个不装”、积极配合城管的环境管理措施等“四个配合”、每车必须装满等“五个必须”的要求。

在这场清淤战斗中,参与这项工程的市河道管理处上至领导,下到一般员工,都严格按照市水务局的要求,自始至终都不接收更没人索取施工方的礼金、有价证券和吃请,且还请来四川省城市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到现场对工程实行了全程监督。谢振川书记、杨青凯副处长和工程科、行政科及府河站、沙河站负责人等人,发扬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和连续作战的作风,夜以继日地与大家共同奋战在清淤一线。每晚9点以前,他们都要冒着严寒,轮流赶到清淤工地,对施工方面对面地加强现场指挥和监管,对清淤情况和每一车淤积物都要摄像拍照,留下原始依据,并要和监理方、施工方一起分头做好原始记录,直到第二天早晨6点半施工队伍清扫卫生完毕,检查合格后才离开。

就是亏也要把工程做优

曾参与成都市多个区县河道清淤工作的施工方,自中标以后,就向全体员工宣布:一定要主动接受甲方和监理方的监管,把府河、沙河的清淤工程,变成一个全优工程。

为何他们敢夸下如此海口?原来,他们已在河道清淤工作中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并获得当地政府的首肯。比如,高新区肖家河火烧堰,长达870米、全封闭的河道里淤泥堵塞了一半,污水从河床当中涌出,奇臭无比,多次遭到市民举报。2009年,他们接受任务后,冒着沼气等有毒气体,钻入堰渠,经过15个昼夜奋战,终于清除了淤泥,修复好了破损的倒虹污水管道,还了市民一渠清水,被街办评为优质工程。市水务局多次来此召开治污现场会。类似的还有三项。

哪想,他们原有的经验在这儿却一度失灵。在招标之前他们虽对即将遇到的困难有所准备,但却没有料到会有如此之大。比如,淤积物堆积的地段大多没有作业面,须向另一边转运3次,由此大大增加了清淤成本,光是绿化损失后的恢复、维护费至少就要10万元。再如,必须使用150吨的大吊车将水陆两用挖掘机吊入河中施工,一处清淤完成后再吊起来,开到另一处再放下去,仅此一笔,光沙河清淤增加的费用就达18万元。凡此种种,使本来就很微薄的利润变得更少了。利润减少还是小事,给他们当头一棒的是,由于对河情不熟,原先制定的用清淤船进行清淤的方案在试运行时就以失败而告终。

对此,施工项目负责人刘先生并没有被吓倒。他深知,世上没有一帆风顺的事。只要认真吸取教训,就一定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大不了多付出一些成本、减少一些利润,这对企业固然是一大损失,但为社会作奉献也是企业应尽的社会责任,所以,他表示:就是亏了,这次也一定要按原定目标,将工程做好做优,做成一个全优工程,向市民交上一分满意的答卷!

刘先生带领技术人员经过认真分析,发现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淤泥中夹杂有塑料袋、大树枝、石头等杂物,在施工过程中吸进机器内,造成机器堵塞……找准问题症结后,他们就另改施工方案,花2万元钱定做了两个长3.2米、宽2.5米的铁柜子,一下就把问题解决了!其他难题也都一一迎刃而解。

多方配合交出完美答卷

为保质保量按时圆满完成清淤任务,施工方还主动提出拥护甲方现场管理模式等“六个拥护”。

清淤工程虽主要是甲方、乙方和监理三方的事,但所涉及的部门和单位就多了,诸如市防汛办和环保、城管、交警、沙河管理公司及沿河相关街办,乃至附近小区的居民和远在百里之外的都江堰管理处。要协调好这方方面面的关系,施工方就感觉无能为力了。

为此,市水务局副局长丁鹤、龚志彬等领导除多次来清淤工地,和河道管理处的负责同志一起现场指导解决问题外,水务局水域处处长郭浩和办公室主任王敏还找到都江堰管理处,协调解决上游放水的调剂问题,以确保下游两河清淤的顺利施工和安全。成华区环保局、城管局、交警分局和府青路街办、猛追湾街办、桃蹊路街办、驷马桥街办的领导及相关科室的同志也多次到现场解决问题。针对夜间施工会造成噪音扰民等问题,他们便给小区居民耐心地做好宣传解释工作,终于化解了矛盾,纷纷表示理解支持,甚至还有居民主动给施工方送来茶叶和蔬菜,表示慰问。

在各方支持下,1月6日和2月12日,府河、沙河清淤工程终于相继竣工,共清淤27204.9立方米,超过目标任务1204.9立方米,并都顺利通过验收,全部达到了质量标准,给市民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